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体育>正文

【曼联独白】钟塔西:为了踢球,我和父母离开了“天堂”

来源:网络      作者:互联网      浏览次数:      字号: TT
【曼联独白】钟塔西:为了踢球,我和父母离开了“天堂” 【曼联独白】是曼联官网最新推出的一个栏目。在这个栏目中,我们将深入讨论各种各样的话题。你可以阅读到所有关于曼联的伟大进球、经典比赛和最深刻的时刻。同时也可以了解到更多关于这些故事背后的球员。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的是钟塔西的独白:为了踢球,父母为我付出一切我仍然记得自己第一次踢球的场景。六岁的我在库拉索附近的球队进行了一次非常棒的训练。直到2006年世界杯决赛,我才开始对足球产生兴趣。在之前,我对足球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我父亲是库拉索的一名球员。他会对我说:“我今天在踢球。你想看我的比赛吗?”我会告诉父亲:“为啥我要去看你踢球,那不适合我。”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从比赛中找到乐趣。然后,世界杯开始了。法国在世界杯决赛中迎战意大利。那是我第一次看比赛。世界杯的影响力真是太大了,每个人都看它。你随便去谁家,都会发现每个人坐在电视机前看世界杯的比赛。所以我觉得,好吧,每个人都在谈论它,所以我也要看世界杯比赛。他们谈论世界杯比赛肯定是有原因的。作为一名球员,我的父亲一直都会关注世界杯,而我也在一旁看。我支持法国队,至于为什么我会支持他们,我也不知道。我当时甚至都不知道足球比赛的规则。我当时真的是对足球一无所知。然而,我支持法国队,这就是一切的开始。我为他们加油,所以当他们输掉比赛之后,我哭了。从那以后,我对于足球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我对父亲说:“我想踢球了。”我总是说我不喜欢踢球,所以他觉得让我踢球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然而几个月来,我一直告诉他,我想踢球。最后还是我母亲说,是时候让我踢球了,看看我究竟是不是踢球的料。我表现得很努力。第一次训练之时,说实话,即便我不能说自己比其他孩子都突出,但我知道自己表现得很好。后来,教练问我父亲的第一件事:“他踢了多久球?”我父亲说:“这是他第一次训练。”教练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那就是我与足球的开端。我完全着迷了。我开始关注每天的每场比赛。现在,让我来描述一下库拉索是什么样的地方吧。简单来说,它就是天堂。那里每天都很暖和,天气也很好。那里有沙滩和大海。你可知道,踩在沙滩上,你能清晰看到自己的脚丫。那儿有一大片海滩。现在我可真想念库拉索的海滩。

钟塔西认为自己家乡库拉索是一个天堂我住的地方距离首都威尔姆斯塔德很近,甚至不到五分钟的路程。但话又说回来,库拉索的任何地方都离得很近。我认为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最远的距离可能就是45分钟的车程。威尔姆斯塔德吸引了很多的游客,因为它是库拉索的首都,风景很美丽。这里有很多不同颜色的房子,很受游客的欢迎。但也有很多人们不知道的其他地方——库拉索还有很多值得去的地方。旅游业是岛上的支柱产业,很多人乘船来到这里。所以你可以看到很多巨轮从很远的地方过来。库拉索的大多数人都是说我们的母语——它是荷兰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的混合体,有时候还会混入点儿英语。你懂的,有时候我打电话给我母亲之后,安热尔-戈梅斯和一些西班牙小伙伴也能够听得懂我说的话。库拉索的食物和加勒比海地区的风味很相似,不过每个地方的味道还是有一些不同。这里的食材都非常新鲜。所有东西都是现做的——他们现杀现煮。足球在库拉索真的很受欢迎。虽然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国家,但这里的一切体育运动都与足球和棒球有关。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中有不少来自库拉索的球员,比如肯利-詹森和安德鲁-琼斯。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也有类似杰特罗-威伦斯和勒罗伊-费尔这样的库拉索球员。很明显,美国离这里并不远,也就两个小时的路程。所以我们有很多球员出现在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的比赛中。另外,还有很多在荷兰踢球的球员来自库拉索,或者至少他们的父母是库拉索人。这个岛国曾是荷兰的殖民地,所以每个人都有荷兰护照,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能够在荷兰踢球的原因。当大家意识到我喜欢足球,并能够踢好球之时,我父亲每天都会和我一起训练。他是一名边锋,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对我的比赛很有帮助。对我来说,我只是喜欢学习足球的新知识,而且我有着很强的学习欲望。我现在依旧如此。甚至当我们和一线队一起外出旅行之时,我还会用手机继续看比赛。我总是很喜欢看足球比赛,看看比赛中会发生什么。我不会错过任何比赛。当我还小的时候,差不多中午就能够放学,然后我会赶紧回家写作业。完事之后,我就能够去后花园踢足球了。那会儿只有我一个人在踢球,我会假装自己是一个知名球员:“这是吉格斯在控球。”我真的非常喜欢这样。

吉格斯是钟塔西的儿时偶像当时足坛有很多知名球星,但吉格斯绝对是那种能够立马浮现在我脑海中的球员。作为一名孩子,我之所以迷恋吉格斯,这真的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我在电视上看到他们,并试图模仿他们的技能。这真的太酷了。当然,我也会看曼联的比赛。他们是一支顶级球队,重要的比赛也会在电视上播出。回想起来真的很疯狂,那会儿我会玩Xbox,大多数时候我都会选择曼联。他们有C罗和鲁尼,那是一个顶级球队。我会将自己编辑到这支球队,现在想起来,那会儿我的操作真是太疯狂了。而且,我家每个人都会一起踢球。短短几年的时间里,足球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我父亲的堂兄和约翰-德-沃尔夫是朋友,后者曾在费耶诺德效力(现在他是球队的助理教练)。我们取得了联系,而且在我8岁之时,他在荷兰为我安排了一次试训。那会儿我对荷兰还不是很了解。我有几个月的试训期。然后他们说希望签下我。我希望先回家完成学业,所以我回到了库拉索,继续自己的学业。而在那之后,我父母将其他的一切都抛开了——他们的工作和一切——与我一同前往荷兰生活。为了足球,也是为了我。当时,我只不过是对前往一个不同的国家而感到兴奋。库拉索只是一个小岛,然后你登陆欧洲,去到了荷兰。我有没有说过,我其实不适应寒冷?我在鹿特丹踢球,但住在海牙。两地之间大约有15-20分钟的路程,每天我都需要坐地铁往返。第一年是训练。巴士会在鹿特丹车站等着,然后接我们去进行训练。下训洗完澡之后,我就必须要去上学了。所以我在学校里其实挺忙的。虽然我有不少同学,但那所学校只招收体育生,就像足球或者网球的青训学院那样。它是如此不同,甚至是球场上的位置,以及所有你必须知道的事情。费耶诺德真的帮助了我。

钟塔西的父母放弃了一切,陪儿子去荷兰踢球显然,我习惯了库拉索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但在费耶诺德可不行。一切都不一样了。我会四处走走,看看能学到什么。我只想在球场上飞奔起来,然后击败对手——这也是我唯一明白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球场上学会了很多其他的东西,这也极大的帮助了我的比赛——更好的理解了比赛。我承认在比赛中我仍然觉得自己是一个自由的灵魂,但我总试图用正确的方式,在正确的体系里做正确的事情。人生的每一步,我父亲都陪伴着我。现在我效力曼联,情况依旧如此。我在这里已经三年多了,父亲没有错过任何一场比赛。随着我年龄的增长,他对我也越来越挑剔。大多数时候,我自己也很挑剔——我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挑剔。可能这就是成长吧,现在我父亲不怎么说话,他只会给我建议。我必须自己保持住高标准。不我想他还是会为我感到骄傲的。他们肯定会为我能够衣锦还乡而骄傲。那里几乎每个人都会支持曼联。整个岛,可能是因为我,都在关注着与曼联有关的一切。每次我回家都能够看到这样的场景,真的太酷了。我每年夏天都会回去,每年都会在那里见到相同的人。虽然库拉索和以前有点儿变化,但它仍然是我的天堂。对于每个来自荷兰的人来说,他们的第一站就是克拉索。我很惊讶,没有什么英国人知道这个地方,因为几乎每个荷兰人都知道它!这种情况在英国可能会发生改变。我已经开始和一些队友们说库拉索的事情了,甚至还有一些曼联工作人员。我们有海滩,而且还能够钓鱼。潜水虽然有点儿可怕,但也很有趣。也许几年之后,他们之中有些人会去库拉索度假。(Armour)

 

 

本文链接:http://www.laecm.com/zonghetiyu/23605.html (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反方向的钟”!纳瓦斯再现神扑救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故本网对其真实性不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 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